菜單、帳號、訂單、歌單我通通買!酸的、甜的、苦的、辣的我都愛吃,國內、國外、近的、遠的通通走到位,食指大動、火力全開,每天晚餐,全國買單,每晚七點上菜秀。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我們先來採訪台中蘇杭的李敬珣李副理,我們的李美女,其實你今天梳了一個髮簪,看起來就是很江南的感覺很這樣的味道,講講看,所以你的祖籍是在徐州、上海、無錫、到台灣來又多久了,你一定是在台灣出生的!!」

敬珣:「我是在台灣出生的,但是我的父親是在大陸出生的,他的祖籍是河南,那媽媽的祖籍是浙江,其實跟江浙菜算是有扯上邊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不是扯上邊,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淵源,所以誰比較會做菜,這是爸爸還是媽媽?」

敬珣:「媽媽會實際做菜,爸爸是講得一口好菜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所以家常料理可能媽媽行,而且是天天在做,但是如果說去評鑑或是引進我們台中蘇杭的經典菜色,所以我們口味美食的總監是爸爸。」

敬珣:「對,他是我們的口味總監,他也常常到大陸各地去試吃,試吃好吃就會去告訴我們的行政總主廚,跟他說這道菜很好吃,你做做看,做一次不行、二次不行、三次不行,通常都要做四、五十次,那個味道才會抓到一點點我父親要的味道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其實台中蘇杭我們剛講過了我們的事業版圖,那也品嚐到我們在台灣的江浙菜到底與大陸那邊有何不同?其實我覺得非常感佩的是,依照現在你們已經在北部、那中部我們算新出發哦,但是你們每年都會送廚師出發到江南再去受訓,去那邊看有甚麼好菜色再去帶回來,為什麼到現在還要那麼的費工,如果說我們台灣跟江南,大家的口味本來就大不同,這個一定有它的特別的意義,對不對?」

敬珣:「因為我父親常常說,師傅每天都在廚房裡,從早上班、晚上下班,很忙錄,所以他很少有機會去接受到外面的資訊,那大陸現在的餐飲界變化的很快,所以我們每年都會帶各分店的領班、主廚師傅們都到大陸去學習一趟,吃個一個禮拜,然後江南走到江北,看看他們的菜色,有甚麼好的可以吸收回來。當然,很多大陸口味的菜系口味會偏重一點,那我們再稍微改良一下要適合台灣人的口味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我在杭州,天外天樓外樓在吃的時候,就覺得他們好像灑鹽不用錢,他們也可能在慢慢追求養生、健康這種概念,在我們經營我們台北總店,並比較了大陸這個菜系之後,到目前為止,你覺得江浙菜最要保留的精神是甚麼。」

敬珣:「精神啊!老實說我是年輕人!年輕人與年輕人出去其實不會選擇江浙菜,那像去年我們做25週年慶,我們有個slogn是傳承、創新、好味道,就是要把古法傳承下來,然後希望做一些些改變,讓現在的年輕人能夠接受我們以前所謂老人家吃的江浙菜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江浙菜對我來說,講究火候、刀功;那現在的年輕人可能都急於速成,所以吃了很多西式的,可能對我們身體也不見得立刻有幫助的食物,可是我們現在看到桌上滿滿的菜色,這是不是就所謂我們的傳統文化這樣一個精髓,大家可以從吃飯這件事情來體會我們的江南魚米之鄉。請教一下,其實蘇杭並沒有辦法限制別人去開小館啊,有這個同名相似,我們這次進軍到台中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,對於同樣在推廣江浙菜的中部市場當中,你們是不是看中,我們中部口味品鑑的能力。」

敬珣:「其實一直有很多人希望我們離開台北,其實是因為我們不敢,我們有常常來台中,台中每個餐廳都好大好漂亮,裝潢的又好,我們覺得我們似乎還沒有到達那個地步。那這次是新時代他們很推薦我們的菜色,他力邀我們來台中,我們也是有了他們做我們的靠背,所以我們才敢來台中開一家店,讓台中人嚐一嚐我們的口味,希望他們會喜歡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經典我們中國八大菜系之首,我們的江浙料理,就是在中部地區,我們要吃到這樣道地的上海點心或是功夫菜哦,我們每次都得等到美食節,才可拿得到!不然就是要到北部去才可以。所以這次是不是全盤把菜色都帶下來了,還是在地也有主要推薦菜色。」

敬珣:「其實我們台中所有的菜,其實是跟台北一模一樣的,我們就連我們的師傅,都是把台北的師傅請下來,我們幫他在這邊租房子,我們要在這邊開一家店,我們不止希望開一家,希望開很多家,所以把台北的師傅請下來,就是希望口味能一致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從一月開始到現在,你有沒有發現台中朋友在接受度上面如何,接下來你希望跟大家美食經驗的分享,不要忘記蘇杭那些特別的菜色。」

敬珣:「其實到目前為止,開幕這一個多月來,有來用餐的客人,他們對我們的口味都是讚賞的,都覺得我們的口味很好,可能目前為止許多台中朋友,還不知道這邊開了一間蘇杭,蘇杭在後火車站新時代這邊,所以我們也是剛到台中,我們想說先把自己的腳步穩好了以後,才開始讓台中的朋友們知道蘇杭在此開幕了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跟我們介紹一下,我們這個集團大約有幾個年頭了?開了幾間分店,那些是直營店?」

敬珣:「我們去年剛過25週年慶,今年公司已成立26年了,我們每家店都是直營店,目前台北的總店是在濟南路的台大校友會館,台北目前有四間分店;那我們剛開始是,是以團膳為主,直到十年前才轉行做精緻餐廳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團膳轉型為宮庭大菜的原因是為什麼呢?」

敬珣:「不敢說宮庭大菜,應該是說社會在慢慢轉變,很多公家機關已經開始轉給大廠商,所以我們開始專心於我們的菜色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我覺得蘇杭已經了解台灣整個在吃飯這事上,現在不止要吃飽而且希望吃巧,還要吃它的概念與精髓。」

敬珣:「你說的很對,早年大家只要吃飽就好,要便宜又大碗,現在呢,不僅要吃好吃巧又要吃的健康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身為事業第二代,你對於這樣的重責大任在你身上,包括就是說,隨時在我們中部推江浙菜的排頭,或是說你這樣年紀輕輕怎麼教育很多聽眾朋友江浙菜的美好。」

敬珣:「其實江浙菜是不試不知道,試了才知道。它其中有很多巧思在菜裡頭,年輕人可能習慣了大火快炒的速食,其實坐下來慢慢品嚐我們中國古老的傳統菜,會發現它的好。」

節目主持人 蘇兄:「溫故知新,像大家在吃99快炒,其實每一道菜的味道都一模一樣、吃速食店的話,通通又是油炸的東西,但是我們在吃江浙菜或是上海點心時,光是它的醬汁、它食材的挑選或是它煨、悶等等的這樣的功夫,我覺得光是做菜的方法,每道菜就不一樣。」

敬珣:「對,常常有客人說為何一道紅燒獅子頭要等那麼久,其實它等的久不是因為它的食材有多特別,而是重點就是在它的火候。那上海菜與其它菜系較不一樣的是,上海菜的每道菜都是要求火候、鍋香,所以它是需要時間,要慢工出細活的意思。」

20100917蘋果報導-紹興醉元寶.jpg

20100917蘋果報導-脆皮肴豬腳.jpg

20081004蘋果報導-杭州老鴨煲 

創作者介紹

蘇杭餐廳Su Hung Restaurant

su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